您的位置: 开心聊情感 > 跆拳道

小说连播:叛变(3)

2019-08-12来源:开心聊情感

7秋夜的山风像小刀一样割在云飞高遍体伤痕的身体上,当他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的光景了。刚刚添加了一些湿漉漉松枝的火堆升腾起带着火星的烟雾,匪徒们似乎已经是黔驴技穷,并且也显得极其疲惫了。秦发彪依然坐在树墩子上,跟站在身旁的那个一副痞相的副官不知在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其余充当打手的匪兵都围在火堆边或坐或躺。云飞高在皮肉的疼痛和意识蒙胧中看着周围的一切,恍惚感觉身陷地狱一般。

副官摆了摆手,把几个匪兵召集在一块指手画脚地说了些什么。紧接着,匪徒们拎过来一桶水,哗,哗,哗,照着耿龙和云飞高的脸就泼了几下子。然后,有两个匪徒走过去,把耿龙从原来捆绑着的树上解下来,架到正对着云飞高的一棵有着一股粗壮斜枝的云杉树下,用绳子捆住耿龙的双手,把他吊起一人多高。耿龙已经彻底没有反抗的能力了,除了蠕动着嘴唇,叫骂的声音也发不出了。

秦发彪走到云杉树下,歪仰着头喝问着说:“你不是嘴硬吗?老子把你烤熟了喂狼。”他从一个匪兵手中抓过马鞭朝耿龙的腿上狠命地又抽了两鞭子。“快说,你们来了多少人,你们的人都在那里?你们来干什么?再给你小子最后3分钟的机会。”副官在一旁帮着腔。

有两个匪兵七手八脚地抱来一些枯枝烂叶,并在耿龙脚下堆了一小堆,另外有个匪兵从旁边的火堆上拿了一根燃烧着松枝投了上去,慢慢地火燃烧了起来,带着油性的树枝在烈火中发出的嘎吱嘎吱声,好似烧烤皮肉发出的迸裂声,给人以撕心裂肺的惊惧。匪徒们像是遗忘了云飞高一样,都不去理会他,全都围着耿龙,变着法地折磨那个坚强的汉子。

秦发彪让打手把耿龙放下来一点,忽高忽低的火苗正好吞食着耿龙赤裸的双脚,耿龙除了在昏迷中不时本能地扭动几下身躯,基本上没有什么生命的反应了。秦发彪纂着那把牛角刀,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后撤着身子在耿龙的大腿上用劲绞了几下,啪嗒,一块血淋林的肉掉进火堆,立刻有一种难闻的焦臭味弥漫在空间。耿龙的身体开始抽搐,他似乎要把耷拉着的头抬起来,但脑袋只是轻微点了两下,整体身躯便一动不动了。这时,突然传来两声夜鸟凄厉的叫声,吓得匪徒们一个个环顾黑洞洞的四周,狰狞的脸上有了几丝恐惧。

黎明前的寒露打湿了裸露在山野的一切,积聚在浓密树叶上的水汽甚至可以滴答滴答地流下水去。有人向云飞高干渴的嘴里灌了一些凉水,云飞高完全清醒了。匪徒已经把他放了下来,这时他正斜靠着一棵倒在地上的枯树,躺在一堆篝火旁。那个阴阳怪气的副官见云飞高睁开了眼,假惺惺地对他说:“小同志,我们也没办法啊。你快说了吧,不然也会有你好受的。你都看到了,死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极度的肉体疼痛和精神折磨已经让云飞高的心理防线彻底垮塌了,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都在胡说些什么,但几乎是把所知道的一切情况都告诉了秦发彪这伙匪徒。敌人扔给云飞高两个苞米饼子和一盒罐头,让他吃下去填填肚子。随后留下两个人看守他,其余的都离开了。

8匪徒们决定去偷袭进山追剿的解放军部队,秦发彪只让一个小头目带了十几个人留守营地,其他的全部出发。云飞高被弄到一匹棕色的马上在前面带路,并被几个也是骑着马的匪徒簇拥在中间。敌人悄悄地向文杰他们准备伏击的地点急速靠拢过去,尽管夜色已经开始褪去,但有着山峦、树木和草丛的掩护,加之这些匪徒比较小心,他们的行踪还是不怎么容易被发现。

从凌晨到中午,匪徒们已经向山上的解放军部队发起过5次攻击了。第一次,秦发彪只是让一少部分人冲上山去探探虚实。第二次虽然增加了力量,但大部分人员还都是围在山下。秦发彪已经在这周围地区盘踞了一些日子,因此对这里的山情地势有所了解。他看到解放军的火力很强,难以从正面攻上去,便交代一个匪兵头目带着三十多个人绕到另一座相连山峦的侧翼,先从那里登上去,再从侧面进行包抄进攻。

狡猾的秦发彪为了麻痹解放军,在等待他派出的匪徒迂回到位之前,又让副官组织了几次小的零散攻击,但匪徒们只是大喊大叫着虚张声势,还没上到半山腰,就噼噼啪啪乱打一阵枪,马上又退回到山下去了。

大概是下午3点多钟,迂回上去的匪徒从山峦右后侧向加强排的阵地开枪进攻,秦发彪听到山上的陡然响起的枪声,立刻像过足了瘾的大烟鬼一样来了精神,他发出一阵冷冷的怪异狞笑,倏地一下子把披在肩上已经退了色的咔叽军披风摔给勤务兵,跳上一块大石头,指挥着匪徒们分成两个梯队,并拎着勃郎宁手枪亲自督阵,轮番向山上发起一拨又一拨的冲锋。

实际上从右翼压过来的那部分匪徒,早就被文杰部署在外围的警戒哨给发现了。趁着山下敌人没有进攻的间隙,齐天明已经让罗大钱带领几名战士把马匹等简单的给养物资都转移到了山峦左侧的一个隐蔽山坳里,并且迅速调整了阵地位置,避开山前坡的正面,部队向上方运动几十米,背倚一道凸起的小山梁,重新进行了战斗部署。

在撤离原来的阵地之前,文杰让战士们就地作了一些小小的伪装,并安排吴大个和几个战士带着一挺轻机枪暂时隐蔽在原来位置的有利地形,给敌人造成错觉,相机与敌人周旋,把两股敌人都吸引到新部署的阵地正面。

果然从右翼上来的匪徒是直扑加强排原来埋伏的地方,吴大个和几个战士们与这股敌人交火后并没有马上转移,而是作出全力还击的姿态,一直坚持到山下的敌人也快爬上来了,这才带领着战士沿着山腰往左面飞快撤去,两股敌人都被吴大个和战士们给引诱到加强排的火力口下。接下来自然是一顿猛揍狠打,匪徒们难以抵挡暴风骤雨般的打击,漫山遍野地四处逃窜,秦发彪的小伎俩没有得逞。

敌人溃退下去后,很长时间没有了动静,这时天又黑了,夜幕像一口硕大无比的铁锅再一次把万物和生灵都严严实实地盖住了。尽管山野之间没有了枪声、人声的震撼和喧嚣,除了归宿的鸟儿和小动物偶尔发出一两声长鸣,一切都归于平静,但在黑夜的阴冷和沉闷中似乎到处充满了萧杀之气。

9连续作战使战士们都感到十分疲劳,并且还有七、八个战士受了轻伤。齐天明让二班长安排几个机敏点的战士加强阵地四周的警戒,命令其余人员就地休息。隐蔽在山坳里的炊事员老马给大家送上来两桶苞米馇子饭,很快就被战士们风扫残云般地吃了个精光。

文杰和齐天明召集各班的班长与几个骨干抓紧时间在一起开了个小会,分析了敌情,商量出几条意见,一是由于地形不熟,暂不作突围的准备;二是夜里仍然要特别提高警惕,随时提防敌人的袭击;三是要注意节省给养和弹药,因经过两天的消耗,随军携带的已经不多了;四是在黎明前,派罗大钱和一名战士摸下山去,顺着部队来时的路火速赶回去搬救兵。

不出所料,后半夜,匪徒们突然发起了进攻。开始,他们是偷偷摸摸地朝山上爬,只是在接近加强排阵地的时候才以密集的火力作掩护展开冲锋,并且是从三个方向进行合围,企图将加强排一举歼灭。这次,加强排虽然通过顽强的反击把敌人压制在了半山腰上,但敌人明显多于我方的力量和歇斯底里的疯狂劲头已经给加强排造成巨大的威胁,有3名战士在战斗中英勇牺牲。

在战斗间隙中,文杰和齐天明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让罗大钱立刻突出去。罗大钱和一名战士换上从死伤匪徒身上扒下的服装,绕到距河谷较近的山坡右侧试图从那里突下山。

罗大钱他们刚离开阵地,敌人就又怪叫着冲上来,只听有匪徒声嘶力竭地喊:打死他们,把他们都打死,不要活的。原来这一天一夜的仗已经打的让秦发彪极其暴躁不安,他给匪徒们下了命令,对解放军不留活口,全部打死或杀死。

咚,咚,不知道匪徒们什么时间弄上来一门迫击炮,他们对加强排的阵地右翼开始猛烈轰击,由于没有料到敌人使用重武器,一时间伤亡了十几个战士。齐天明愤怒地骂道:这帮兔崽子,等着吧,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们。为避免更大的人员损失,文杰只能迅速指挥战士们全部后撤到山梁背风一面的山坡低处。

迫击炮的轰击一停,匪徒们就开着枪蜂拥上来,他们抢占了山梁上的制高点,采取上下夹击的办法把加强排逼到了死处。在这万分紧急的情况下,文杰和齐天明不得不分头带领战士们朝山下拼命突围,但匪徒们一层又一层的包围和相互交叉的火力使他们已经难以冲出去了,战士们在敌人穷凶极恶地射击中不断有人倒下,文杰也身负重伤倚在一块石头上昏迷过去。吴大个怀抱着机枪,挺直身子站着发狠地向敌人还击,但很快子弹就用完了。

匪徒们发现了隐蔽在不远处山坳中的解放军的马匹,几颗炮弹呼啸着飞了过去,顿时不少战马倒在血泊之中,一些没有被击中的马匹在炮火中发出震啸长空的嘶鸣,在山间里四下奔跑,这是一个无比血腥的黎明。

在清晨灰蒙蒙的雾霭中,恶战临近了尾声,山坡上横七竖八躺满了已经牺牲了的加强排的战士,齐天明死的最为壮烈,他一下子扑倒了四、五个匪徒,并拉响了捆在一起的三颗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残忍的秦发彪杀红了眼,他带领着匪徒对搜到的受伤的解放军战士统统射杀或砍杀,一个加强排的人马就这样毁灭在了这个恶魔手里。

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