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心聊情感 > 置物架

从未迷?从此逝! -------玩游戏《仙剑4》随想

2019-08-16来源:开心聊情感



行走五溪之诗配画。从简单质朴的行走中,拎取些许诗意,记住曾经相知相识的朋友以及一同走过的路,以便在尘世中更好地温暖自己。






   有一把剑一直在心中锻造。

   自从李逍遥、灵儿、月如、阿奴在那寂寞的年代里横空出世,记忆中那池中的清莲,仿佛就时时盛开在自己的眼前。忘不了那个背负着太多悲凉的剑侠,在凄迷的雪花飞舞,慢慢撕落记忆时,任无尽的沉重绵延,任漫天的凄凉绽放;忘不了那个被宿命决定了要孤身飘零的女子,温柔如水、惹人怜惜的清泪,以及终为拯救苍生牺牲的伟大的凄美;忘不了那个刁蛮任性的紫衣少女,嘴角荡漾的世间最美的浅笑,眼里流动的淡淡的忧郁和不灭的精魂;忘不了那个在黄昏瑟风中站立的女孩,单薄地执着一支竹笛,任笛声抒写着无尽的难过与凄凉……

   仙灵如梦,仙剑如风。一种超凡脱俗的美,一种感人至深的情,就这样让我痴狂,让我迷恋。曾几何时,自己幻想御剑乘风,环宇遨游,任凭豪情壮志飞扬激荡。曾几何时,跨剑问道,抚剑问情,尽管未能远离喧器的现实,仍然任凭心中深藏的抹不去的痛弥漫成泪流满面。

   “一丝柳,一寸情,水流花落梦痕轻。烟霏霏,雨凄凄,终恋江湖,空留遗憾。慎,慎,慎!花无数,愁无数,梦又不成灯又烬。前世约,今生盟,冷剑伴君,红颜断魂。恨,恨,恨!”

   “十年一剑情如梦,再向苍天问仙踪”。《仙剑4》的出现,我的心方才释然。

   这是一首关于寻找和回归的英雄史诗。在青鸾峰自然环境里长大的云天河出于自我认同的目的,外出寻找父母的过去,从而开始了自己的江湖游历。带着“我是谁”“我从何处来”等问题的焦虑,天河急于了解父母的过去,寻找认识父母的人,倾听父母过去的事情,由于楞懂无知,天性自然,于是与所谓的文明一步步产生碰撞,碰出许多妙趣,碰出许多精彩,乃至最后逐渐融合。从太平村到琼华,经过一系列变故,最后在鬼界与父亲天青的对话,天河才完成了自我身份的确认。之后寻回梦璃,决战琼华,终于理解了父亲对于生死的体悟,父子二人的精神世界达到了最终的统一,游戏以对命运的理解开始,又以对命运的理解结束,天河圆满地完成了寻找。决战前,天河曾回到阳光暖人的家园-----青鸾峰,并在此下定决心挽救众生,张弓射落琼华。结尾时,青鸾峰草木葱茏,青翠欲滴。天河扬起纯净面容,淡然一笑,真正做到了身心的双重回归。那一刻,天河的心方才尘埃落定。

   这是一条关于怀疑与重建的心路历程。多年来的修仙经历使紫英信仰坚定,他坚信妖魔必为恶,神仙必为善,琼华代表最完善的道德和最终的正义。然而随着一路与天河的见闻和琼华的变故,紫英的信仰逐步坍塌。夙瑶拒绝出借水灵珠,让紫英初步产生了所谓修得仙道可救无数生灵的信任危机;狐仙为害一方,梭罗树仙死于成仙的执念,促使紫英怀疑“仙”的理想的真实性和正义感;在居巢国与天河的争吵,在鬼界聆听天青对于六界的理解,几乎动摇了紫英信仰的根基。今世为人,来世为妖,人与妖的分界本来在鬼界就是模糊无常。最后梦璃是妖界少主的事实,彻底地击碎紫英的信仰。紫英的道德体系骤然陷入一场虚无的大梦,他一个人迷失在信仰的废墟,默默注视一地碎屑。而当他在幻暝界目睹梦貘的无辜眼神,琼华肆意掠夺的凶残暴行时,紫英不得不挥剑指向贪婪的琼华弟子,此时新的信仰已经获得重生和建立,他相信了正义本身,这一正义是不以任何载体为凭依的、绝对的存在,他不再盲目地相信琼华的正义性,也不再盲目地坚持妖的邪恶,从而完成了一次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蜕变。

   这是一篇关于爱情跟命运的凄美童话。仙剑4营造的悲剧,是一场命运悲剧,人在命运面前感到了深深的不安与无力。从柳府千金到妖界少主身份的确定,梦璃对于自我的寻找,一路极其自然,水到渠成。具有双重身份的她,却对男女情爱的知觉最敏感。自从天河为槐米说下谎言,梦璃的目光便开始注视他。天河追寻父母的过往,梦璃温习幼年的记忆。精神上共同的孤苦伶仃使他们得以最深的沟通,因此,当妖界来临,梦璃最不舍,伸手要抱住的男人是天河。然而,面对人妖两界的痛楚,以及纯净坦荡却晚熟的天河,梦璃的爱,是得不到回应的痛苦和无可奈何,遥远仿佛天涯。在天河房内的追问,开始营造分离的氛围。为了做到所谓的“不分离”,生造一个紫色的梦境给予天河守候百年,让人潸然泪下。菱纱是以命运反抗者的形象出场的,却在故事的结尾屈服于命运。这种处在命运操控之中的挣扎和失败,益发增加了凄美成份。为了寻找不死之术,菱纱姿态积极,寻找剑仙,问道昆仑,取道淮南王陵,几乎每一个与神仙有关的场景,菱纱都会提及长生之法,对抗死亡。然而在鬼界,其伯父道出韩氏一族早亡的原因,面对茫茫不可知的彼岸世界,菱纱一直以来所寻求的,改写命运的方法转瞬成空,菱纱在与“命运”这一假想敌的抗争中感到了深刻的无助与疲惫,注定的短暂生命和日渐虚弱的身体消磨了菱纱最初的昂扬和积极,那一刻,她变成了宿命论者。尽管自己深爱天河,却始终选择逃避,宁愿折寿也要为天河盗弓也不明说。就连保护天河紫英的方式,也只剩下自我牺牲这一招,着实可怜可叹!我不知道,菱纱在青鸾峰树顶的小木屋里,面对窗外的美景,是如何做出这个决定的。谁能想象,一个生日不多的人几天前还强压痛楚,强装笑容,与天河订立在青鸾峰长相厮守的约定?

  “回首往事近千年,一颦一笑一念间,世事沧桑变。忧泪满盈,凌威举卿,诗行萧然鉴。永世宿愿难解,静临佳音若蝶变。”

   迷恋《仙剑4》,在于它的主线和支线相得益彰的高质量的剧情。《仙剑4》剧情自然,一环扣一环,也很煽情,没有落入三角恋爱的俗套。特别是在支线的设计上,完全是辅助主线的,一步一步烘托主题,且全部出人意料,让人无法预测结果。琴姬的悲伤、姜氏小妾的执着、在梦里睡了九年的明珠与杀父仇人的感情、莲宝(静兰)连投五世都要和夏元辰(山神)在一起等等,这些都为后面主题“快乐地活在人间,只羡鸳鸯不羡仙”做了很好的铺垫。强过酒色财气四关、寻找三寒器以及最后妖界的出现、怀朔替紫英挡剑、玄宵的突变,故事节奏急转直上,精彩纷呈,真是每一处情节都让人期待,每一处悬疑都让人凝神,每个情节的揭晓和处理都让人惊喜。

   迷恋《仙剑4》,在于它的符合人物性格的高水平的对白。每一句对白都经过精雕细琢,完全为剧情发展和人物塑造服务的。每句对白处理得非常用心,该交代清楚的地方交代得很透彻,该留白的地方也没有画蛇添足的废话,很多重要的东西必须要自己充分体会才能窥见真情和全貌。天河不经世事,如一缕清风,说话最直白,让人觉得很暖心。从开始不接受“吃东西要付钱”,到说出“女孩子是要爱护的”,无不体现其内心的天真烂漫。最后,他居然说他以前天不怕地不怕,现在胆子变小了,怕再也见不到梦璃,怕阻止不了玄霄,怕菱纱会死….竟然要天真地“嫁”给菱纱和梦璃等等,无不让人感受生活的情趣,忍俊不禁。梦璃渐渐学会牵就自己心爱的人了,处处纵容自己,无怨无悔为天河默默付出的语言,感觉很甜。在月牙村,紫英已经不对菱纱直呼其名表示愤怒,揭示其内心深处渴望与人交往,喜欢别人对他随和一些的迫切要求。从开始教天河认知世界,怕天河被人欺负被骗,到微妙处理天河、梦璃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最后在小木屋对天河说:“其实,那都是些借口,他已经比以前懂事好多,是我……是我自己离不开他……”菱纱真正扮演了一个亦母亦友亦情人的角色。

   迷恋《仙剑4》,在于它令人震撼的精美的音画效果。3D画面非常精致,人物的五官清晰美观。细节处理得比较细腻,菱纱发现划船人是自己大伯以及到封神陵拿神弓时,3D人物模型都出现了表情变化,令人眼前一亮。场景、人物造型、服饰精致,一些重要的场景规模大。像琼华派、妖界等场景,让人眼花缭乱,视觉效果好。一些独特的场景,如即墨、居巢国、酆都、不周山等,描绘得特性十足,较好地渲染了剧情的气氛,增强临场真实感。音乐也让人满意,游戏中的大部分曲子既配合游戏,也都很好听。新曲中最喜欢回梦游仙、踏歌行、苍浪剑赋、仙妖乱、神威千重等等。游戏过程中,还出现了仙剑电视剧版的曲子,让人产生了似曾相识微妙的感觉。梦璃和天河在妖界第二次诀别时,背景音乐竟然是变奏版的蝶恋,听着听着,彩衣化蝶的故事又悄悄地涌上心头。

  “花开花落花满天,情来情去情随缘。雁去雁归雁不散,潮起潮落潮不眠。夜深明月梦婵娟,千金难留是红颜。惯看花谢花又开,却怕缘起缘又灭。”

  《仙剑4》是一曲歌,令人久久回味不已。

   夜深人静的时候,《仙剑4》让我叩问心灵。少小离家,在外打拼,经过世俗的历练,我们还能否保持如天河般那样纯净的心灵?还能否像天河那样,在喧闹中寻找一块安放身心的家园?还能否冷静判断,认真思索,如同紫衣能够对自己的认知怀疑,不再人云亦云?还能否在获得很多不同的认知时,让自己成为一个全新的自己?我们还有没有信仰?我们是否能在经历着最为艰难的信仰危机时,像紫英那样不哭泣,默默忍受自己的疑惑和恐惧,默默地在长久的沉默之中缝补支离破碎的信仰?我们能否像天河用年轻又沧桑的声音诠释“我命由我不由天”,不惜代价挽弓拯救苍生,敢于蔑视与反抗命运,真正做到精神上的回归呢?

   秋雨绵绵的时节,《仙剑4》让我考量情商。自认是一个情感迟钝的人,像天河一样愚笨。可我常常不自觉地将自己放进剧情,仔细体会天河的有情有义、菱纱的外刚内柔、梦璃的含蓄悲情、紫英的高贵落寞。我不知道,在现实生活中,我能不能做到像天河那样始终如一、化繁为简的“痴”?能不能在得知生命是否有限时,可以像菱纱那样在伤感的气氛中总是以一种安慰孩子的方式来灵活化解天河的内疚和众人的矛盾呢?甚至不惜折寿,也要为心爱的人夺取礼物,帮助心爱的人达成愿望?同样的,是否知道生命之可贵,而去倍加珍惜?我们是否像梦璃那样面对无奈的命运,还要承诺努力找到天河的转世,到时候再一起跋山涉水、游历天下呢?我们是否常怀紫英那救民于水火的善心?面对世人的不解甚至污蔑,能否剑下留情?当各种利益纷争之时,还会为朋友挡箭吗?不论是否有什么回报,能否像紫英那样只知道默默地去爱,去守护心爱的人呢?

  “脆柳戏炊烟,莠草疏栏,桃源别有一片天。解剑放舟清波上,随遇而安。鸳鸯不羡仙,今夕何年?人生有酒需尽欢。醉卧红尘最深处,遥望千山。”客观地说,曾经的自己也曾迷恋功名利禄,“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我不知道自己自此以后能否回归到“性本爱丘山”的起始状态?我只知道,百年后那个阳光普照的青鸾峰同样会给我温暖,指引我笑傲江湖,沧海一笑;或者远离江湖,好好活着。我会用心地营造自己的精神家园,“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退到一边,用心铸剑,我的江湖从此就少了纷争,一片宁静。

   仙剑就是我所铸的剑。仙剑就是我精神家园的护卫剑。

   忘不了天河傻傻的笑、痴痴的笑、坏坏的笑、淡淡的笑。忘不了菱纱的嗔怒、任性、机灵、清泪。忘不了梦璃的温顺、依恋、无奈、悲悯。忘不了紫英的孤苦、坚韧、静默、执着。像他们一样在即墨(寂寞)打败狐仙后,在河边一起看花灯。我希望,在我的江湖里,有人陪我一起看星汉璀璨的天河,看月亮下的河灯。像他们一样,在巢湖边,夜宿篝火旁,任微风吹拂,任芦苇浩荡。我希望,在我的江湖里,有人陪我遨游山川,坐看两不厌。像他们选择清风涧、青鸾峰择屋而居。我希望,在我的江湖里,有人陪我在一个山清水秀、惠风和畅、阳光宜人的地方一起生活。

  “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百年之后,还是那个青鸾峰,还是那以前的模样。而我,已经远离了我的江湖。我的剑也已没有光芒,像一般农具一样静静地卧在地上。听着柴扉小扣声,起身开门迎接客人。对着天河,对着菱纱,对着紫英,对着梦璃,我也露出淡淡的一笑,轻声地说了一句“哦,你来了。”

   不信,你听,此时《仙剑4》的主题曲已经悄然响起:“冰封的泪,如流星陨落,跌碎了谁的思念。轮回之间,前尘已湮灭……”

此文初稿于2009年10月。游戏玩了N多年,买了几百张单机碟,却没有留下片言只语。该年上半年又玩仙剑4,一直想写点什么。可是,一直没有切入点。记得当时,正值生如夏花调整工作之际,我俩在春雨淅沥的晚上,聊起了我的游戏,呵呵,有趣。本来想做成图片,也收集了50多张,想想,还是不要太过于迷恋。只好作罢。还好,改编了主题曲,上传,,让自己有个记忆。这次上传,终于可以对自己有个交代了。轻松了,呵呵呵。






我们除了苟且,还有诗和远方。在诗和远方之间,我选择家乡。如果你喜欢行走,喜欢魅力湘西,请长按图片识别二维码关注诗画五溪。







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