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心聊情感 > 置物架

小说连载

2019-08-12来源:开心聊情感

第八十三章 灵气的变化(shukeba.com) 

悔渐的黯淡了下夹。落日的夕阳洒落在大昭寺内,脖联诱人的金色,金色的寺庙,金色的转经轮,就连游客们的身上,都呈现让人迷醉的金色光彩,给整个大昭寺平添了一分光明神圣的气息。


    “人是你们带来的,到现在已经过去个多小时了,不找你们要人。我们去找谁要啊


    一个大嗓门在大昭寺管理处的一个房间里面响了起来,说话的正是刘川。周瑞拍梦安还有秦莹冰等几个女人,此刻都在这个房间里,而大昭寺方面,除了带庄睿进来的格古喇嘛之外,另外还有几个小喇嘛,和一个政府工作人员,正给几人做着解释。


    “我当时是怕他受到报复,才带他进来的大昭寺,至于他后来去到什么地方了,我并不知道:”


    格古喇嘛操着生硬的普通话说道,他在八廊街的时候,就知道是那个藏民在欺骗顾客,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生了,只是后来他看到摊主动了刀子,生怕庄睿吃亏,才把他带进大昭寺,也是基于这个原因,格古并没有询问庄睿什么,就离开了。


    可乏格古也没有想到,庄睿居然在大昭寺里面离奇的失踪了。而且他的朋友们也找寻上门来要人了。


    其实刘川他们在庄睿进入到大昭寺后,大概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就赶来了,并且第一时间询问了看门的喇嘛,知道是格古喇嘛带了一个人进了大昭寺,只是找到格古喇嘛之后,才知道庄睿已经一个人离开了,当时他们也没怎么在意,以为庄睿是跟着那些游客去游玩了,但是等了几个小时之后,才现不对,进出大昭寺的游客已经换了好几拨了。也没有看到庄睿出来。


    这下刘”等人着急了,又找到了格古喇嘛,四处派人在寺里面寻找。都没有现庄睿的踪迹,要不是失踪鳃卜时才能立案,刘川这会指不定就到派出所去报案了。


    他们曾经过怀疑是那个。摊主报复庄睿,把人劫持走了,不过后来在大昭寺里见到了那个摊主,那人却在佛前叩头祈罪,正忏悔自己的过错呢,庄睿失踪的事情显然与他没有什么关系。


    “都怪我,当时要给他拿着一个手机就好了,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秦莹冰有些自责的说道,那会她们三个女孩都带着手机,不过当时庄睿走的匆忙,也都没有想到给庄睿随身带上一个,而秦莹冰前几天送庄睿的那个手机,却是一直没有办卡,不能使用。


    “大家不用担心的,可能庄睿自己已经回酒店了,我们在这里再等一会,要是庙里的喇嘛再找不到庄睿的话,咱们就回酒店去看看


    拍梦安出言安慰秦莹冰道,虽然看到秦莹冰为庄睿着急的样子,心里微微有些醋意。不过他与庄睿这些天下来,相处的也是不错,倒是没有幸灾乐祸的想法。


    “咱们两点不到就来庙里了,一直都守着这里,庄睿要走出去,肯定可以看到我们,他应该还在寺庙里面。”


    一直没有出声的周瑞,开口说道,他们现在就在大昭寺的入门处,管理处收费的旁边,进进出出的人,都要经过这里,再加上几人有心,如果庄睿从这里出去的话,就算是庄睿看不到他们,他们也会看到庄睿的。


    “大昭寺有好几个。出口,从侧门也可以出去的


    格古喇嘛开口说道,他本是好心,却没有想到生了这种事情,身为大昭寺的铁权喇嘛,他心里也很不舒服,早就派出去许多小喇嘛。去寺庙的各个景点去寻找了。


    有人在庙里失踪,对于大昭寺而言,传出去恐怕名声不太好,是以这会许多喇嘛们,都在寻找着一位叫庄睿的游客,而此时天色渐晚。游客们大多都已经离开了大昭寺,但是这些喇嘛在在各个大殿景点找了半天。还是徒劳无功,没有现庄睿的踪迹。


    ,,


    庄睿所处的那个房间,只有靠近一楼回廊的地方,有一个窗户。其余都是封闭的,在房间四周的墙壁上,挂满了唐卡,这些唐卡有的是以缎纹为地,用数色之丝为纬,间错提花而织造,粘贴在织物上有的是用各色彩缎,剪就成各种人物和图形,粘贴在织物上。


    最为珍贵的一幅唐卡,是在一幅织物唐卡五彩缤纷的花纹上,把珠玉宝石用金丝缀于其间,珠联璧合,金彩辉映,格外地显得灿烂夺目,这些唐卡上面的图案,有表现释迦牟尼生平及前世各种故事的本生图和佛传,有松赞干布藏王像,有文成公主、金城公主、尺尊公主等后妃像,大多都是一些人物肖像,制作的惟妙惟肖。


    窗外的夕阳映照在房间里。将这个房间映上一层金光,墙壁上的画面里的人物似乎活过不么,给众个房间平添神秘的色彩。作为事主的庄睿,踏入房间之后,根本就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个屋子。就被带入到那种虚无缥缈的快感之中去了,那时候的庄睿,早已经忘了自己身处何地,所为何来了。


    他自然是不会想到,外面因为他已经找翻了天,他根本就不知道现在的时间,足足已经在这个。房间内站立了四五个小时的庄睿,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疲惫,相反,他的精神状态前所未有的好。


    而庄睿眼中的灵气,也生了翻天覆地一般的变化,原先是插黄色的灵气,现在已经变成了淡淡的紫金色,庄睿甚至有种错觉,自己的眼睛,已经完全被灵气所替代了。因为他感觉到,本来只是依附在眼眶中的灵气,现在却完全融入到他的眼球之内了。


    闭上眼睛,细细的体会着其中的变化,庄睿又现,在自己的眼瞳之中,似乎被那些紫金色的灵气。开辟出了一个小小的空间,丝丝灵气从外面进入到眼球之中,钻入到那个空间里面游走一圈之后,返回到眼眶周围,而在这个,过程里,庄睿感觉那丝丝灵气,好像都壮大了一分。


    如果现在有人用数十倍以上的放大镜,去观察庄睿的眼睛,就会现,他眼睛的瞳孔之内,隐隐还有一个小小的瞳孔,大瞳套小瞳,环环相扣。当然,这种变化,就连庄睿都不知道,他也不可能让别人拿着放大镜去观察自己的眼睛。


    感觉到已经无法从这个。房间里再吸收到灵气了,庄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却现窗外已经是夕阳西下近黄昏了,不由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他明明记得,自己进到这个房间里的时候,只不过是下午一点多钟,正是太阳当头,游人如织的时间。


    庄着的意识里,只觉得自己还是疗踏入这个房间没有多久,也就是睁眼闭眼的功夫,却没有想到一下午已经过去了,庄睿连忙看向手腕处的表,还好,日期没变,否则他就会怀疑自己是否像书中所写的,山中一日,世上千年了。


    突然想起了小白狮,过了这么久,那小家伙要是跑丢或者被人捉去了,就麻烦了,庄睿微微扭头,待要寻找时,却听见自己的脖子出“咔咔。关节扭动的声音,想到抬脚,又感觉到双腿酸涩,差点摔倒在地。


    门才庄睿沉浸在灵气升级的快感中,感受不到身体的不适,现在魂,魄归位。却是现自己浑身上下,没有一处舒坦的地方。


    要知道,就算是在部队里面练习静止站立,也不过就是一二个时,那样都算是时间比较长的了,像是庄睿这般四五个小时一动不动,别说站立了,就是坐着不动,恐怕也只有这大昭寺里面修为高深的大喇嘛们,才能做到了?


    精神极度亢奋,并没有办法消除身体上的疲劳,此时的庄睿就像是个矛盾体一般,大脑清明无比,但是身体却是极度疲惫,甚至连正常走动都做不到,酸麻的肌肉让他恨不得一屁股坐在地上。


    “嘿,真够笨的


    庄睿敲下了自己的脑袋,刚补充完毕的灵气,现在不就正好派上了用场,况且在这里,似乎也不需要担心灵气的消耗,虽然眼睛里的灵气已经达到顶点,再也无法从房间里面吸取,但是庄睿可以感觉到,这个房间中的灵气依然很充沛,自己所吸收的,也不过就是九牛一毛罢了。


    低下了头,庄睿先向自己的两条腿看了过去,灵气的运用似乎也生了很大的变化,并不需要再凝神注视,庄睿感觉此时眼里的灵气。就像是自己的手指一般灵活,只要随着心意,就可以释放出体外,并且释放出去的数量,也不用刻意去控制。


    庄睿甚至可以使那丝丝灵气贴附在大腿肌肉的表面,而不渗透进去,这种掌控随心的感觉,让庄睿喜不自禁。


    没有出乎他的意料,当丝丝灵气进入到身体的各个关节之后原先疲惫的感觉一扫而空,手臂处的伤口,也在灵气的作用下,完全愈合了。


    更让庄睿惊喜的是,使用了这么多的灵气,只是消耗掉眼中灵气总量的五分之一,而且以前使用灵气时,眼睛都会产生一丝酸涩感现在却是再也感觉不到了。


第八十四章 灌顶

灵与的颜煮又改变了,会不会可以看穿更多东西呢


    庄睿心中动了一下,抬起头来,向挂在自己正前方墙壁上的一处唐卡看去,他此玄距离那副唐卡足有四五米之多,但是眼中灵气随着视线,直接就进入到唐卡之中,庄睿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唐卡里面所流动的灵气,只是让他有些愕然的是,自己居然同在楼下一样,还是无法吸收这些灵气。


    心中有些不甘,庄睿又尝试了一次,这次他现,在唐卡里的灵气,竟然也是有色彩的,这并不是他通过眼中灵气所看到的,而纯粹是一种感觉,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这幅唐卡里面,所蕴含的灵气的总量。


    “灵气升级了,应该不会是坏事吧。”


    庄睿此刻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由于要找小白狮,他不敢在这里再耽误下去了,万一那个小家伙要是被哪个无良的游客抱走,那庄睿可就是欲哭无泪了,相处这么多天,他已经把这小东西当做亲人来看待了。


    “咦,这门怎么关上了


    庄睿回身走到进来的门旁边,微微愣了下神,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进来以后,并没有去关这道门,难道是那小家伙怕自己被人打扰而关上的?


    庄睿摇头笑了下自己,那东西根本没有推动这大门的力气。


    这道外层刷着红漆的木门,是由内向里拉的,庄睿伸手拉住门柄,将门打开的时候,却意外的现,在门的外面,也就是自己进来的地方,站着一位年轻的小喇嘛,单从脸上看,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庄睿甚至看到在他脸上还长着几颗青春美丽疙瘩痘。


    “仁波切,您出来了,“朱毕古”请您击一下。”


    小喇嘛见到庄睿打开房门,顿时满脸喜色,看样子他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只是他的汉语实在不怎么样,掺杂着藏语的叫法,让庄睿听得有些摸不清头脑,大致意思到是听清楚了,好像有人请自己见面。


    “我叫庄睿,不叫仁波切,请问小师傅,你确定你说的那个,“朱毕古。”是请我去的吗?”


    庄睿怕这小喇嘛搞错了,出言询问了一下,他还要去找小白狮,却是没时间和这小喇嘛纠缠,再者庄睿也有些心虚,刚才看到那房间中众多昂贵的唐卡之后,他也知道自己进了不该进的地方了,生怕这小喇嘛是来和自己算后账的。


    “没有错,仁波切就是,是汉语里,尊贵的客人的意思,而且“朱毕古”不是你说的那个”请你去的人是“朱毕古!”对了,就是你们汉人说的活佛。”


    小喇嘛听得庄睿的话后,脸上很不高兴,一副被冒犯了的表情,脸上的笑意也没有了,微微有些不善的看着庄寄,看的出来,他提到“朱毕古”三个字的时候,样子非常的虔诚。


    庄睿听到小喇嘛的话后,很是吃了一惊,他知道在西藏这地方,除了班禅**大喇嘛之外,就要数活佛的地位最高了,庄睿并不知道,请他前去的活佛可是已经转了十二世的活佛,佛法精深,甚至是当代班禅的老师,在全国佛学界和密宗里,都是有些相当高的地位,远不是那些普通寺庙里的活佛可以与之相比的。


    “对不起,上师,我不会藏语,刚才冒犯了活冉,多有得罪。


    庄睿愣了一下神后,连忙向小喇嘛赔罪道,他知道喇嘛在藏民心目中的地位,而活佛则是所用藏民包括喇嘛们都敬仰的存在,庄睿自然是不敢怠慢。


    小喇嘛毕竟年纪而且在寺庙里,没有沾染世俗的尘埃,心地很善良,见到庄睿恭敬的态度之后。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站在那里想了一会才说道:“朱毕古等了你很久了,你跟,跟我来吧。”


    说完话后,小喇嘛扭头便走,搞得庄睿想多问几句都没来得及,只能在后面跟上,活佛召见,他也顾不上去寻找小白狮了,谁让自己身处在别人的地盘上啊,要是让活佛不高兴了,就是藏族同胞们一人一口吐沫,也把自己淹死掉了。


    庄睿跟着小喇嘛在回廊里走着,总算是把这小喇嘛的名字打听出来了,他说他叫巴桑,在汉语里面是星期四的意思,不过再询问活佛为什么要见他的时候,小喇嘛就闭口不言了。


    活佛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并不远,穿过一道回廊,两人就来到一个房间的外面,巴桑并没有敲耳,而是直接轻轻的将门推开了。


    一位面自清瘦,脸上有些老人斑,坐在一张硬木椅子上的老喇嘛,出现在庄睿的视野之中,在老喇嘛的怀里小白狮安然的躺在那里,看到庄睿之后小白狮马上从老喇嘛怀里跳了下来,跑到庄睿脚边,等到庄睿进入房间,巴桑就把房门给关上了,走到老喇嘛的身后,站在那里。


    活佛看向庄睿的目光很慈祥,就像是长辈在看着自己的儿孙不知道为什么,庄睿在这一刻想起了逝去的父亲,顿时鼻子有些酸,眼泪居然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有些不好意思的擦拭了下眼睛,庄睿现,在自己夹克衣服里面,竟然有一条雪白的哈达,回想一下,应该是幕莹冰她们购物的时候塞进去的,不过一直没有现。


    看到这个哈达以后,庄睿把它拿了出来,顾不上搭理一个劲顺着裤脚往上爬的小白狮,庄睿学着牧民给他敬献哈达的模样,用双手捧着,与头顶平齐,走到老喇嘛面前,说了一声“扎里德勒”就要把哈达挂到活佛的脖子上。


    看到庄睿的举动之后,老喇嘛身后的巴桑居然“咯咯”的笑出声来,就连老喇嘛也是哑然失笑,庄睿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自己做错了吗,不过看向老喇嘛的目光,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和刚才一样那么慈祥,只是,里面好像多出一丝顽皮的笑意。


    庄睿不知道的是,晚辈给长辈敬献哈达,只能将哈达放到长辈的手腕上,而挂在脖子上,那是长辈赐予晚辈哈达的时候,才有的礼仪。


    老喇嘛脸带微笑,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抬起了手臂,把庄睿敬献过来的哈达接了过去,然后示意庄睿把头低下,将手中的哈达,挂在了庄睿的脖子上。


    庄睿心中大喜,他再不明白习俗。也知道被活佛赐予哈达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备抬起头感谢活佛的时候,却现一只有些枯瘦的大手,抚摸在了自己的头上,活佛的嘴里还在念念有词,似乎在咏颂经文,同时,耳边传来巴桑的声音:“这是活佛在给你“灌顶”你闭上眼睛不要动。”


    庄睿闻言连忙把双眼闭上,就在活佛那只手摸到庄睿头顶的时候,庄睿就感觉到,像是有一种冰雪般清凉的液体自那只手心灌下,渗入头骨脑髓,引得周身痒痒,庄睿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实生的,正在迷迷糊糊之间,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个,“呸”的断喝声。


    庄睿顿时被这声音惊醒,随之睁开了双眼,此刻只感觉到身上那股麻痒全消,神志前所未有的明朗。


    “突季奇,突季来


    庄睿双手合十,用着在路上向周瑞所学的“谢谢”藏语的叫法,向活佛表示感谢,老喇嘛听到庄睿口中不怎么标准的藏语后,又笑了起来,微微想了一下,把自己手腕上带的一个手链取了下来,递给了庄睿。


    虽然不知道这手链是什么做的,不过从活佛身上取下来的东西,想必不会差了,庄睿连忙双手接了过来,本来想收到怀中口袋里,以表示对长者所赐的敬意,但是看到那活佛示意自己带上时,庄睿也就把手链带到了左手手腕上,他没有看见,在一旁伺候着的巴桑,眼里全是羡慕的神色。


    活佛好像并不会汉语,回头向小喇嘛说了几句话”喇嘛开口对庄睿说道:“这串佛珠是天珠穿成的,由活佛加持过,佩戴了几十年了,可以为你带来功德利益,保佑你诸事安康,不过你要切记,这东西不能让外人随意触摸。”


    庄睿闻言大喜,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天珠,但是就凭着这东西被活佛佩戴了几十年,也足以证明这天珠手链是个文物了。


    庄睿不由对着手腕看去,这天珠物呈深褐色,颗颗饱满圆润,散出一股温润的光泽,在每个单独的天珠上,都仿佛有好几只眼睛一般,每颗天珠之间,还有个小小的隔珠,想必是为了防止天珠相碰而受损,只是庄睿现在并不敢用眼中灵气去看,因为他害怕面前的这老喇嘛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神通,将自己的虚实看破。


    “突季奇,突季扣,


    庄睿用着除了“扎西德勒”之外,唯一所会的藏语,向活佛表示着谢意,以及自己对这礼物的满意。


    庄睿不知道,像这样佩戴了几十年的随身物品,活佛一般是绝对不会赐予旁人的,因为这些东西,在活佛转世的时候,往往就能用到,他将这个物品赐给庄睿,这是少有的殊荣,也难怪巴桑会露出羡慕的神色了。


    活佛微笑着,伸手向地上的白狮招了招小家伙马上跑到了活佛脚下,活佛有些吃力的弯下腰去,把小白狮抱了起来,嘴里说了几句话。


    庄睿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吃惊,要知道,这小东西除了自己,谁都不愿意接近的,但是此刻却和这老喇嘛如此亲热,看来这活佛果然是有些门道的。


    “活佛说,这只大雪山上的婪王,能跟随你,说明你是一个心存善意的人,而且你进入到大昭寺历代藏王和活佛的画室里后,能在里面参悟禅机,这也证明你佛缘深厚,希望你以后能善待这只奖王,它也会带给你幸运的。”


    小喇嘛其实还有些话没告诉庄睿,就是在小白狮刚进入到活佛的居室之时,活佛问它是否愿意做大昭寺的护寺神奏小家伙摇着头却跑出了房间小喇嘛追出去,这才现了庄睿,也知道这只奏王已经认了主人了。


    “小家伙是藏奖?居然还是只奏王,刚……刘”这白痴,不知道是什么眼光。”


    庄睿听到小喇嘛的话后,吃惊的看着活佛怀里的小东西,心中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当时起了善念,医治了一下这家伙,恐怕以奏王的骄傲,也不会轻易跟随自己了,等自己回去,要好好的刺激下刘川,省的那厮老是把两只杂交藏粪当宝贝。


    “哥们可能还真是有佛缘,回头要去找几本佛经来看看。”


    至于说参悟禅机什么的,庄睿没往心里去,他哪儿是参悟什么禅机啊,整个在里面就享用灵气大餐了,不过活佛说出这话,也证明他没有看出自己眼中灵气的问题,这也让庄睿安心不少。


    活佛说了一会话后,精神似乎有些疲惫了,右手在小白狮的头上抚摸了一会,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就将小家伙放回到地上,对着庄睿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去了。


    庄睿在小利嘛的领路下,找到了自己上二楼的路径,只是这一路走来,他现自己刚才所进入的那个房间周围,都有一些喇嘛在守护着,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如何避开那些喇嘛,带自己进入到那间神奇的屋子里的,庄睿低头怜爱的看着小东西,却现它正裹住自己的手指头,允吸个不停呢,想必和自己一样,都是肚子饿了。


    脖子上挂着那白色哈达,直到走下楼梯,来到大昭寺的出口处,庄睿脑子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今天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不说活佛的灌顶加持和所赠的这个手链,就是眼中灵气的升级,也足以让庄睿欣喜若狂了,要知道,眼中灵气的匿乏。可是困扰了他很长时间了。


    “庄着,庄睿,你小子跑哪去了?”


    低着头正在傻笑的庄睿,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循声望去,却是刘川站在大昭寺收费口旁边的一个房间门口,正对着自己摆手呢,在他身后,秦董冰周瑞等人,一个都没落下。


    “你们怎么来了?”


    庄睿走了过去,随口问道,不过话刚出口就反应了过来,自己因为打架而被带到大昭寺,然后又是一下午没有露面,这几个人肯定找了自己不少时间了,这事要是换在刘川身上,恐怕自己也着急了。


    “庄睿,你没事吧,这里的喇嘛没有欺负你吧?”


    秦莹冰看到庄睿之后,也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居然一把抓住了庄睿的手,急声询问道,说完之后,才现一群人都很古怪的看着自己,口…儿卜红,连忙松开庄睿的年。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到丫目下”身后。


    “那啥,就不能再多抓一会啊,哥们还没和女孩牵过小手呢


    摸着刚才被秦莹冰牵手的地方,庄睿一脸回味的表情,却让秦董冰的脸色更红了,生气的在原地跺着脚,她却不知道,庄睿并不是故意的,以前大学谈的那位女朋友,正准备展到牵手的地步,就全家移民了,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除了自己的小外甥女之外,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主动牵庄睿的手呢。


    “庄睿,你刚才去到什么地方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乱闯吗?。


    一旁的格古喇嘛,听到秦莹冰的话后很生气,但是又不能对着个女孩质问,只能把火气撒到庄睿身上了,再者庄睿是自己带进来的,万一在寺里闯了什么祸,自己也是要担负责任的。


    听到格古喇嘛询问自己的话,庄睿还真是不好回答,难道说是自己在一个房间里站了一下午,然后活佛老喇嘛给自己灌顶加持,然后再送宝贝?虽然是真事,不过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恐怕说出来连自己都不相信。


    庄睿在心里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被活佛召去听佛经了,他老人家还送给我一个手链呢


    一边说话,庄睿一边抬了抬手腕,将衣服往上撸了一下,把手腕上的天珠手链露了出来,他心想我说自己有佛缘你们肯定不信,但是活佛说了,估计你就不会再难为我了吧,只是庄睿却没注意到格古喇嘛听到他的话后,面色大变。


    “你从哪里来的这串天珠?”


    格古喇嘛看到天珠手链之后。厉声问道,同时上前一步抓住了庄睿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却走向天珠手链抓去。


    格古喇嘛并不知道这手链是否是寺中活佛佩戴的,因为他也没有资格能经常见到活佛。但是对于天珠,格古喇嘛却是非常熟悉的,他一眼就看出庄睿手腕上的天珠,都是老天珠以人工打磨成形,然后配合天然树脂加入各种天然草药浸泡,再由喇嘛边念经文边彩绘出纹路之后还会经过开光加持而形成这么一串手链,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即使在大昭寺内,这样的手链。也绝对不会过三个的。


    这样珍贵的东西,已经可以称得上的是佛器了,即使是活佛,也不会轻易送人的,是以格古喇嘛抓住庄睿,他是大昭寺内的铁杖喇嘛,自然要对寺内的安全负责了。


    庄睿反应也很快,右臂一把隔开格古抓向天珠手链的手,对着格古说道:“活佛说了,这东西不能让外人触碰。”


    格古喇嘛闻言愣了一下,他也是知道天珠是不允许主人之外的人触碰的,听到庄睿说出这话,他心里倒是信了几分,只是这天珠的来历实在事关重大,格古又出言问道:“你所说的活佛,是什么样子?有多大年纪?”


    庄睿此时心里也骂自己笨,居然都没有问活佛的名字,只能把老喇嘛的外表相貌,还有大致年龄描述了一下,格古喇嘛听完之后,心里却是信了七八分了,但是他还有去验证一下,开口把门口的几个喇嘛喊了过来,让他们陪着庄睿,意思不外乎是怕庄睿跑掉,自己匆匆进入到了大昭寺内。


    “有什么吃的没有?可是饿死我了


    格古喇嘛走后,庄睿对刘”说道,在高原上生活,每天消耗的体力很大,他本来中午就没有吃东西,这会儿更是感到饥肠辘辘,饿的难以忍受了。


    “没有,哥们我中午还没吃好呢。”


    刘川没好气的回道,为了找庄睿,他们几个人中午也就是对付着吃了一口,这会也都感觉有些饿了。


    “庄睿,你先吃着。”


    秦董冰看到庄睿的样子,有些不忍,从包里翻出几袋风干的牛肉干,递给了庄睿。


    “董冰,谢谢啊,等会回头我请你去吃大餐。”


    庄睿一边急不可耐的往嘴里塞牛肉干,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还不忘把手里的牛肉干撕成丝状,喂着怀里的小白狮,这小东西估计也是饿坏了,吃的津津有味,这还没戒奶就开始吃上肉了。


    “是不是要单独和莹董去吃大餐啊,把哥几个都甩掉?”


    庄睿话声刚落,刘川就阴阳怪气的说道,那莹莹二字叫的是一个亲热,听的雷蕾的小手又准确的摸到刘川腰间的软肉上。


    庄睿一来脸皮不薄,二来对这句话的反应有些迟钝,他闻言后倒是脸色未变,而一旁的秦莹冰却是听的俏脸绯红,显露出平时所看不到的娇羞一面。


    拍梦安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香港没哪个公子哥看到过秦莹冰的这一面,自己虽然是看到了,可惜秦莹冰这充满女人味的模样,却不是对自己流露出来的,不禁在心里暗自嫉妒庄睿好运气。


    众人正谈笑间,格古喇嘛也从寺里出来了,身后还跟着那个庄睿认识的巴桑小喇嘛,看到这小喇嘛后,庄睿的心也放了下来。


    果然,格古喇嘛再和庄睿说话的时候,态度恭敬了许多,简直就是向对待长辈一般,他都打听清楚了,能让久未过问大昭寺事物的强巴洛珠活佛,亲自灌顶加持,并且赠送随身器物的人,其身份来历肯定不简单,他哪里知道,庄睿这次却是沾了怀里小白狮的光。


    “活佛让我转告你,一切众生,从无始来,迷己为物


    巴桑小喇嘛对庄睿说了几句无头无尾的话后,就自行返回到寺里去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众人,不过这几句话庄睿倒是牢牢记住了,准备回去翻查一下。


    比对不起大家了,今天早上8点家里就停电,在外面吵杂的环境里面,一天就写出这么多,还欠2章加更,打眼记得的……虽然有点难启齿,不过月票还希望大家支持下,一天不求月票,马上就被人赶下来了,麻烦大家了


    西藏真得很神秘,许多事情是无法用语言去解释的,咱虽然没受过活佛的灌顶,但是曾经受过一个上师的灌顶,感觉和我写的差不多,只是在灌顶的时候,上师手上拿着草,很神奇的,恩,在这祝愿本书的书友们,在炎热的夏季,能有个清凉的好心情。


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