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心聊情感 > 视频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2019-10-17来源:开心聊情感

汉惠帝病逝之后,他年幼的儿子刘恭继位,史称汉前少帝。因为汉前少帝年幼,所以吕后名正言顺地开始执政。吕后执政之后,就开始扩张吕氏家族的势力。

哀王元年,孝惠帝崩,吕太后称制,天下事皆决于高后。——《史记》·卷五十二·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吕后在扩张外戚集团势力的同时,也开始肢解刘氏诸侯王的权力:

齐国被切成三块,琅邪郡被改为琅邪国,刘泽(吕后的外甥女婿)成为琅邪王;济南郡被改为吕国,吕台(吕后的侄子)成为吕王,吕台病逝之后,其子吕嘉继位吕王,后吕嘉被废,吕产成为吕王,后被改封为梁王。

二年,高后立其兄子郦侯吕台为吕王,割齐之济南郡为吕王奉邑。——《史记》·卷五十二·齐悼惠王世家第二十二

赵王刘如意被毒杀之后,刘友成为赵王,刘友被吕后软禁饿杀,刘恢成为赵王;刘恢自杀之后,吕后封吕禄为赵王。

燕王刘建死后,吕后杀死了刘建的后代,封吕通(吕台之子,吕后的侄孙)为燕王。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吕后在扩张外戚集团势力的同时,也开始削弱功臣集团的权力:

一直由功臣集团控制的相权被一分为二,功臣集团的代表人物陈平为左相,吕后亲信审食其为右相。

乃以左丞相平为右丞相,以辟阳侯审食其为左丞相。左丞相不治事,令监宫中,如郎中令。——《史记》·吕太后本纪

功臣集团代表人物周勃任太尉,而保卫帝国都城的军事主力——北军和南军,分别由吕后的侄子吕禄和吕产掌握。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经过这一系列布置后,外戚集团的权力地位上升了。但夺权容易,消化却很困难。

因为,刘氏诸侯王和功臣集团只是暂时退让,并没有被吕后打得万劫不复。他们依然拥有强大的实力,随时准备反扑。

刘氏诸侯王的势力有多强?我们可以从后来的七国之乱中看出来。而吕后时期的刘氏诸侯王,远比七国之乱时更强。吕后削弱刘氏诸侯王的行为,等于把外戚集团置于刘氏诸侯王的对立面。

功臣集团的实力有多大?我们可以从周勃、陈平灭杀诸吕的事件中看出来。这些功臣虽然受到了排挤,但他们的实力和影响力依然不可低估。吕后削弱功臣集团的行为,等于把外戚集团置于功臣集团的对立面。

在这种背景下,吕后虽然保持着咄咄逼人的攻势,但她也得想办法安抚刘氏诸侯王和功臣集团。因为这两个利益集团的实力太强,强到令吕后也感觉恐惧的地步。如果吕后不想办法安抚,一旦这两个集团达成共识,外戚集团肯定是扛不住的。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而吕后之所以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欺负刘氏诸侯王和功臣集团,是因为这两个集团的重要代表人物先后离世。

汉惠帝的死亡,意味着刘氏皇族在中央政府的主要代表人物消失了。在刘邦的布局中,并没有让强势的刘氏诸侯王在中央政府握有重权。所以,随着汉惠帝的死亡,刘氏皇族在中央政府一时变得异常孤单。

很多人以为:汉惠帝只是一个毫无威胁的傀儡,这种说法不能说没道理,但实际情况要复杂得多。

审食其是吕后的头号亲信,而且据说与吕后关系暧昧。但当汉惠帝发火,要收拾审食其的时候,审食其也是立刻就被关进了监狱,惶惶不可终日。

后来,审食基的朋友朱建,他对汉惠帝的头号亲信闳籍孺说了一番话:“外界传言,是你鼓动皇帝杀审食其的。如果审食其死了,你得想好后果。因为审食其死了,太后是绝不会放过你的。太后报复人的手段有多残酷,你应该是知道的。”

宏籍孺听到朱建这番分析,当时就吓傻了,于是竭尽全力劝汉惠帝不要杀审食其。

建乃求见孝惠幸臣闳籍孺,说曰:“君所以得幸帝,天下莫不闻。今辟阳侯幸太后而下吏,道路皆言君谗,欲杀之。今日辟阳侯诛,旦日太后含怒,亦诛君。君何不肉袒为辟阳侯言帝。帝听君出辟阳侯,太后大欢。两主俱幸君,君富贵益倍矣。”于是闳籍孺大恐,从其计,言帝,帝果出辟阳侯。——《汉书》·郦陆朱刘叔孙传

通过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虽说汉惠帝两次破局失败,只能不甘心地成为傀儡,但汉惠帝对于吕后的制约和威胁,远比人们想像中要大。外戚集团在营救审食其时,也只能通过汉惠帝的亲信,却无法直接迫使汉惠帝。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在汉惠帝死前不久,张良和曹参也都死了。张良虽然早已退出了政治舞台,但张良显然是一个举足轻重的实权人物。在关键时刻,功臣集团都会请张良出山,而张良也绝不会置身于事外。而曹参是功臣第二,前任相国,其影响力无需多言。

现在张良死了,曹参也死了,功臣集团一时难以推举出一个众望所归的领袖。这一切,直到陈平与周勃联手之后才开始改变。

正因为这几位重要人物的先后离世,使得刘氏诸侯王和功臣集团一时间找不到主心骨,所以才被吕后打得步步后退。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但这两个集团的实力并未受损,等到他们重新选出强势领袖,整合实力之后,外戚集团就会面临极大地挑战。所以,吕后只能在步步紧逼的同时,适当地进行妥协。

吕后在肢解齐国时,为了安抚齐国的情绪,就让齐王刘襄(齐王刘肥已死,他的长子刘襄继任齐王)的弟弟进入中央政府。

齐王刘襄的两个弟弟(刘章、刘兴居),以强大的齐国为后盾,代表被外戚压制的刘氏诸侯王进入了中央政府,一直都是高调作事。令吕后在感到恐惧的同时,又无可奈何。

朱虚侯刘章有气力,东牟侯兴居其弟也。皆齐哀王弟,居长安。+《史记》·吕太后本纪

这两个皇族少壮成员的高调,归根结底就一个意思:天下是我们刘家的!谁敢不服,我们就收拾谁!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有一次,宫廷举行宴会,吕后命刘章担任酒令官。刘章说:“我是将帅的的后代,请求按军法来行酒令。”吕后答应了。

宴会开始之后,刘章说:“我给大家唱一首种田的歌。”吕后笑着说:“你老爸(故齐王刘肥)出生于农家,他肯定懂得如何种田。但你生于王侯之家,你怎么会懂得如何种田呢?”刘章说:“种田有什么难的?只要把禾苗留下,野种锄掉不就行了吗?”

深耕穊种,立苗欲疏;非其种者,鉏而去之。——《汉书》·高五王传

歌罢,满堂寂静。吕后目光复杂地看着这个年轻人,刘章则毫不畏惧地与吕后对视。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刘章的这番说辞,就是公然挑衅外戚集团。

天下是我们刘家的,可我们刘家一直受到压制,那些外戚却喧宾夺主,这还有天理吗?只要我有机会,我一定会像锄草一样,把这些喧宾夺主的外戚全部铲除!

面对刘章这种无法无天的狂言,吕后却只能沉默不言。因为刘氏皇族和功臣集团饱受外戚集团的打压,他们早就满腔怒火了。现在,刘章说出了他们的心声,如果吕后敢打击刘章,恐怕当时就会犯众怒。

更重要的是:从实力对比来看,外戚集团是最弱的。他们之所以能够压着刘氏皇族和功臣集团打,只是因为刘氏皇族和功臣集团暂时缺少领袖,而吕后执政之际,又是一脸凶神恶煞的样子,所以没人敢与她公开相争。

但现在不一样,刘章出现了。

并不是说刘章如何英勇无敌,而是说刘章与那些老奸巨猾的功臣不同。刘章从小长于王侯之家,天生就不懂吃亏为何物。行事风格又这样的狂妄、凶悍,你要是惹急了他,他肯定不会隐忍,而是在第一时间跟你玩命!

在吕后看来,刘章就是传说中的“二杆子”。玩横的,玩楞的,自己绝对玩不过他的。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在宴会期间,有一位吕氏成员一再被罚酒,罚到最后想离席而去。刘章冲过去,一剑把他砍翻在地:“太后准许我以军法来行酒令。酒令如同军令,临阵脱逃杀无赦!”

这一剑,把所有人都给砍楞了。吕后看到刘章这种无法无天的做派,也是惊得不知该如何是好。

顷之,诸吕有一人醉,亡酒,章追,拔剑斩之而还报曰:’有亡酒一人,臣谨行军法斩之。”太后左右大惊。业已许其军法,亡以罪也。因罢酒。——《汉书》·高五王传

如果刘章是孤立的存在,吕后自然可以一声令下,把他拖出去杀了。可问题在于:刘章身后有强大的齐国为后盾,有整个刘氏皇族为后盾,整个功臣集团也会为他的行为暗自叫好。在这种背景下,吕后哪敢杀刘章呢?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天下是刘氏的天下,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敢质疑了。

刘章公然喊出了“天下是刘氏的天下”,各种反对外戚集团的力量,都开始向他的大旗下靠拢。

这就好像当年的陈胜高呼“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一样,各种反秦势力都通过响应陈胜的方式站了起来。而现在,各种对外戚集团不满的力量,都觉得刘章太爷们儿了。

而吕后对刘章这种无法无天的行为,却不敢给予坚决的打击,更让对外戚集团不满的力量蠢蠢欲动。因为,看到刘章这样嚣张,却什么事也没有,大家自然会觉得,吕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样了不起。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在这种背景下,各种对外戚集团不满的力量,都通过种种形式,表达了对刘章的支持。

在这种背景下,功臣集团也不再沉默。通过陆贾的串联,陈平和周勃越走越近。

陈平用其计,乃以五百金为绛侯寿,厚具乐饮;太尉亦报如之。此两人深相结,则吕氏谋益衰。——《史记》·郦生陆贾列传

至止,刘氏皇族和功臣集团合围外戚集团的时机已经逐渐成熟。而随着吕后的病情日益加重,双方的力量平衡随时可能被打破。

细说刘章:顶撞吕后,当面杀人,外戚集团的虚弱本质一览无余

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