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心聊情感 > 视频

小说-亡-10-三十年前,他们笑话我生的都是闺女,闺女怎么了

2019-09-09来源:开心聊情感

请帮忙转发,感谢!

大年初一早上,各家各户祭祀完天地老爷和各家的祖宗之后,最要紧的事无外乎去拜年了,这是展示自己家一年来过得好坏的主要舞台,新式的发型、新式的衣服、外面带来的新鲜消息都要在这个舞台上展示出来,这是谁都不愿意错过的。一旦你没有精心准备,往往就会被别人嘲笑,直到下一个被嘲笑的事情出现才会渐渐忘记你。


四点过了一刻,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渐渐多起来的烟火发呆的时候。我爷爷起来跟我说:“赶紧去门口把开门炮点上,把门开开,再迟了,拜年的人都来了。”我拿起准备好的两个直径约八公分的炮竹,打开街门走了出去,街上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有出来拜年的人了,雪已经停了,屋顶上、墙头上、地面上都铺了一层。我在街门外找好位置,把开门炮摆好,两只炮竹之间相距大约五、六米,用防风的打火机点燃一支后赶紧跑过去点燃另一支,随后两只炮竹先后喷出一米多高的烟火。我找了一个合适的位置看着,烟火喷完又过了几秒钟,两只炮竹先后炸开了,响声震耳欲聋,地面都紧跟着颤了一下,我感觉自己的心脏跟随着炮竹的响声快速地抽动了一会才逐渐恢复平静。我想这样的话任何鬼怪都应该吓走了吧。

再抬头看时,炮竹被自己的炸药炸得粉粉碎,鲜红的炮竹外衣被炸成了碎末,溅向四周,溅到天空,随着风飘飘荡荡地落下,落到那被炮竹炸开了的雪地上,宛如盛开的鲜艳花朵,开在地面上,被门楼上挂着的两只红灯笼映照得更加妖艳,陪衬着周围雪白的地面,光艳夺目,煞是好看。

进屋后过了不久,我三叔、四叔们一家就都到了。按规矩初一早上是要一家人一起出去拜年的,男人和女人还要分开走,大约是男人的朋友较女人多怕女人跟着麻烦的原因吧。自从父亲去世之后,每年初一早上我就自己跟着我三叔、四叔还有我那两个堂弟挨家挨户地拜着年。

“早点走,家数太多了,不早点走走不完。有些人家你去晚了,人家挑理。”我四叔转过头,“爸,去年谁家没来给你拜年?今年我们也不去。”

我爷爷看了他一眼想了一会说:“你表姨家在城里住的小儿子没来,后街老吴家的孙子去年也没来。”

我四叔一边答应着“知道了”一边带着我们走出门。排着顺序挨家挨户地走着。

问着各家爷爷们、大爷们“过年好”。然后听着各家爷爷们、大爷们回个“都好,都好”之后把早已预备好的糖和烟还有小点心拿出来一边往你手里塞一边说“吃块糖”、“吃支烟”、“吃块小点心”。我们也都赶忙回着“已经吃过了”、“刚丢了一支”这样的话。交情好的多坐一会,多聊一会,说说这一年怎么样,新衣服花了多少钱买的,新车什么牌子的……。交情浅的往往对着主人说:“还有好多家没走呢,不坐了。”主人也往往站起身来说:“慢走啊,回去给带个好啊!”

就这样穿小巷,进胡同,忙活到天快大亮了才回到家。一进门,我爷爷对我四叔说:“你们去了你们二叔家了吗?他今年在二闺女家过年。”“坏了!忘了个死死的!”我四叔一拍大腿,转身对我们说:“赶紧,现在就去。二叔是个挑理的人,这下坏了,非挑理。”于是我们一行五人匆匆赶到我二堂姑家,一进门看见我二爷爷站在客厅外的廊厦下,早晨的阳光映红了他雪白的胡子,这是一个精神异常矍铄的老头,声音洪亮,面色红润,烟斗燃起的烟丝冒出一股青烟围绕在他面前,挡住了他的神情,只听见一个声音从烟斗的方向传来—“老三、老四啊,你二叔不值钱了啊。到底是没生出儿子的人,谁都看不起啊。”


我四叔一听话风不对,赶紧陪着笑脸说:“二叔啊,我们哪敢有这个心思。这不是老娘今年病了,所以出来晚了,下面还有好几家没跑呢。您快消消气,别和我们一般见识。赶明我拿点好酒过来孝敬孝敬您。”

我二爷爷听见我四叔这话,磕了磕烟斗,说:“算你小子会说话,进来抽个烟坐一坐,知道你抽不惯老汉烟所以我今年让他们给我弄了几盒富春山居。”

到了这一步,绝没有抽身走的可能了。我四叔硬着头皮带着我们进了屋。大约30平米的客厅,水磨石的暗红地面,中间摆着两盆仙客来,客厅北边是两扇雕花木框的窗户,挂着压花暗红锦缎做的窗帘,楸木做的两个窗帘盒上分别用烙铁烫着松鹤延年和猫戏蝶图,靠着客厅西墙是花梨木做的电视柜,上面42英寸的电视正重播着昨天的春节晚会,靠着客厅东墙边摆着一大两小的花梨木沙发样式的椅子,扶手和背板雕刻着百子春戏图,沙发前面摆着一张长四尺左右,宽不到三尺的满鬼脸的花梨木茶几,茶几上放着两个果盘,有糖和点心,旁边放着两盒富春山居,其中一盒已经打开,里面还剩了不到一半。

“都坐,都坐。”我二爷爷春风得意地招呼着我们,随手拿起茶几上的烟,敲出一根来递给我三叔,又敲出一根来递给我四叔,在得知我们三个小辈不抽烟后,又从口袋里摸出自己抽旱烟的火捻子准备给我这两个叔点上,我三叔靠上手点着的时候我四叔已经从兜里拿出自己的打火机把烟点上了。

“二叔这个烟不糙,我抽着挺得劲。”我三叔说。

“老四,你抽着怎么样?”我二爷爷一脸兴奋地问着我四叔。

我四叔咂吧着嘴,吐了几口烟圈,说:“真不糙啊,二叔。这是哪弄的?还有今年这客厅厉害了啊,鸟枪换炮了。这茶几少说得个十几万吧。”

“多少?十几万,什么东西这么金贵。你不是开玩笑吧,老四。”我三叔一脸诧异地问。

“你懂什么?这是满鬼脸的花梨木。说少十几万。咱二叔客厅这五件套能换一套房了。”

“哎呀,还是老四活泛。识货。这是你二妹夫,知道我喜欢这个,特意从南边给我寻摸的。南边稍微便宜点,到咱们这边还真就值一套房子钱。老了老了跟着女婿沾光,就我那点退休金,这么贵的东西我能消费得起,想都不敢想,这压根就不是我能买得起的东西。你说说老四,三十年前,他们笑话我生的都是闺女,闺女怎么了,你看看你那几个妹和妹夫,我还不是都得了闺女的济。来,老四,这一盒没拆封,你装着,咱爷俩说话投缘。从小你们哥儿四个老大最爱操心,老二心里满数,老三你就是个闷葫芦,就属你老四最调皮,我就稀罕你这个调皮捣蛋的东西。”说着我二爷爷把那没拆封的烟塞给我四叔。

“那我可拿走了啊,二叔。”我四叔说。

“拿着,拿着。和你二叔客气什么。”

“二叔啊,我们得走了,还有几家没走完呢。”我三叔一边说一边起身走出客厅,我们随即也跟了出去,踱步走过院子。我四叔跟在后面喊了声“等等我”,也跟了过来。“还来啊,回去帮我给你爹妈带个好,告诉他们我一会儿过去瞭望瞭望。”我三叔头也不回地走出院子,我四叔一边“嗯”了一声一边也跟出了院子。

“来,老三分一半给你。”出了院子我四叔把烟一拆准备分给我三叔。

“给你的我不要,别最后老头看见还骂我。你不知道他,占他点便宜没什么好事。你自己留着吧。”

“爱要不要,不要拉倒。赶紧回去吃点饭睡觉,昨天打了一晚上麻将。又走了一早上,早就累劈了。”

“你中午不在妈家吃饭?”我三叔问。

“我睡起来就过去。”说着,我四叔离开我们几个,头也不回往东边自己家的方向去了。

一年中最忙碌的早上就这样结束了,和往常一样,忙碌过后依然是深深的失落,人似乎总是这样,事情没有发生的时候激烈地期待着,事情发生之后无论感触多深都会突然陷入失落,不由自主地。我们几个赶回去的时候天已经彻底亮了。我母亲已经把早饭做好,随便吃了一些东西之后,我便在沙发上打起了盹。




本文版权归“浮生闲话”所有。欢迎转发本文到“朋友圈”,并请注明作者及出处。

公众号转载请联系后台。未经作者书面同意,不得用于商业用途,侵权必究。


更多精彩文章:

初一 ·《大学》解释01

初一 · 帛书老子道德经解释 · 德经68章

我为什么教自己的孩子不要打人

离别

人不能没有佩服的人-写在毛泽东主席诞辰125周年之际

请帮忙点“好看”,感谢!

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