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开心聊情感 > 教育

小说连载|浮华背后

2019-08-12来源:开心聊情感

(▲ 画:陆梅 



浮华背后


 文|张欣


十九


白色的衣裙,白色的鞋袜,双肩上飞起天使的翅膀,手捧白色的歌谱,童声合唱《你是我心中的一片细雨》,拉开了慈善晚会的序幕。


这里是演出规格最高的雅格文化中心,素色的装饰,完全没有金壁辉煌的暴发户习气。灯光相当讲究,不仅让人眼睛舒服,同时还起到了稳定情绪的作用。来宾看上去不光是穿戴整洁,重要的是还很有教养。


这正是莫眉所期望的,她太在意这个晚会了,昨天晚上一直睡不着,睡着了之后,凌晨4点又醒来,一种莫名的焦虑困扰着她,她总是担心晚会会出现什么差错。她来回地想了很多细节,想到可能发生的问题。中午,她就昏昏沉沉地去了会埸,头上还带着一个淡粉色的卷发器,完全不记得出门前拿下来。站里的人都提前去了,在那儿张罗,见到她笑弯了腰,你是我们站的门面,可不要让我们丢脸啊。


晚会开幕前的2个小时,莫眉实在太累了,而且发现自己面容憔悴,这个样子就是穿上戴妃的衣服也像是偷来的。所以她独自一人去了会客室,在后排的沙发上躺下来,想好好歇一会儿,养养神。


她还有一个朗诵的节目,她想像着自己容光焕发地站在台上,迎得了满堂彩。


似乎是刚要睡着,会客室的门便被推开了,一大伙人簇拥着一个著名歌星走进来,他们争吵得非常厉害,大意是歌星要提高出场费,但是策划公司不同意。


歌星说,那没有问题,我不唱就是了。


策划公司的人说,你不唱,我们也来不及再找其他歌手了,你这不是坑我们吗?


那不关我事,你们的开价也太低了,打发要饭的啊!


这本来就是慈善演出嘛,又不是商业演出。


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演出,你们自己心里明白。我也是刚才才听说,这个晚会并不像你们说得那么单纯,是有大老板幕后操纵的。


那又怎么样呢?你签了约你就得唱。


莫眉早已睡意全无,她腾的一下坐起来,但并没有人注意她。她想,不管年轻人爱不爱听,她要以一个老文艺工作者的身份教育他做人立品,坚守艺德。她走上前去,她说,小伙子,如果你罢演慈善晚会的消息登在报纸上,那你多年打造的健康形象会在歌迷心中突然坍塌,你愿意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你在威胁我?你是谁?歌星冲莫眉来了,脸上凶巴巴的。


我也曾经是一个文艺工作者,也曾经很受观众的欢迎……


那太好了,你可以上去唱《卡秋莎》,现在怀旧是一种潮流。反正我不唱!你看看这里的架式,像慈善演出吗?像是给流浪狗讨几个饭钱吗?我来给你们撑埸子,挣来的钱有几个能落在狗身上?骗鬼去吧!


策划公司的人又急了,那也不能因为我们策划的好,你就坐地起价啊!


你们策划的好?没钱你策划个屁!这个晚会的性质早就变了,什么慈善演出,根本就是名人政要的交际埸,我坐地起价非常合理,否则连你们都会笑我是傻逼!


会客室陡然静了下来,刚才的一通舌战已经吵翻了天,几乎要掀了房顶。莫眉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只见一个个子不高但颇有气势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几个剑眉星目的年轻人,看上去不仅精明能干,且有几分书卷气。


这一干人是清一色的藏蓝色西服,皮鞋擦得锃亮,显然是极其正式的装束。


谁要罢演?他说,有人给他指了指歌星。他并没有抬高嗓音:把预付款放下,滚蛋。

歌星简直傻了,根本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


莫眉沉不住气了,她急忙说,那怎么行呢?我们都不要意气用事好不好?


来人没有表情地问她,请问谁是主办单位?


莫眉看着策划公司的人,策划公司的人底气十足地说,东泽国际。


来人身后的年轻人说,这是我们东泽国际的老总。策划公司的人啊了一声,像是见到了外星人,哈着腰连叫了几声高老板。


高锦林看了莫眉一眼,意思是那我说话还不算数吗?当然他什么也没说,而只是看了她一眼。他对歌星说道,你以为你是天皇巨星?不就鼻屎那么大吗?!我告诉你请你是给你脸,你不要脸那就请便。高锦林叫手下的人给某大牌歌星打电话,他说,你叫他飞过来给我补埸子,我送他一辆奔驰。


会客室里安静极了,只有手机按号的声音。


策划公司的人斗胆说了一句,从北京飞过来要2个半小时呢。


高锦林镇定自若道,他现在在海南演出,飞过来就40分钟。


同为圈子里的人,歌星当然知道大牌歌星的行踪,他相信了高锦林这个长得像农民一样的人来头不小,他急忙说,高老板,别麻烦了,是我自己不懂事,我不仅要唱,而且一定会唱好。


你确定吗?高锦林问道。这时,大牌歌星的电话已经通了,高锦林说,我在这边搞个活动,你要有空就过来玩玩。又寒喧了几句收了线。


歌星的脸色像青红萝卜,一直在说确定。高锦林道,乖一点对你没什么坏处,要不过几天的新闻就不是你罢演这么简单。不过,现在的歌手明星被杀被砍,早就不是什么新闻了。听了他的话,歌星的脸色又成了白萝卜。


罢演风波暂时停息了,人群散尽,莫眉一个人坐在会客室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但怎么不对劲儿一时又想不具体。虽说舞台永远是社会的缩影,发生任何事情都不足为奇,但仅这个理由并不能说服她自己。这段时间,她和亿亿的生活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变化是她梦寐以求的,但为什么让她感到那么不真实,她总觉得繁华背景的后面另有一个真实的故事,却又隐蔽的让她担心。


高锦林是大款,现在大款才是人们真正想往和追逐的偶像。他刚才看了她一眼,她只觉得这一眼冷进肝胆,冻彻骨髓,他的能量决不仅仅是一个有钱人之所为,他是一个谜。这个人甚至让她感到可怕。


她突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但还来不及细想,便听见有人大声的喊她,她慌慌张张地跑出去了。


既然是卓童参与策划的晚会,杜党生决定还是来看一看。卓童给她送来了请柬,她当时就皱着眉头说,怎么是白色的?当然还有一丝淡淡的幽香。卓童说,妈,请你拿出一点资产阶级情调来好不好?这是品位,这是艺术。


拿出来?有才行啊,我身上哪有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小布尔乔亚的东西?杜党生这样想到,而且她很自豪。


她今天穿了一件深灰色的西装,枣红色的领带把她的脸衬得生气勃勃。


卓童给了她两张请柬,下午开完会,杜党生问小霍晚上有什么安排,正巧小霍也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她便带小霍一块到晚会上来,有时闲聊可以了解许多基层的情况,群众的呼声,从下而上的反应出不少问题,这是非常必要的。而且小霍反应的情况也比较诚实,不像冉洞庭报喜不报忧,而且她知道冉洞庭有许多事瞒着她,她的直觉可以说是千真万确。


看来小霍对她还不可能彻底消除疑虑,说话谨慎,而且有选择性,有时干脆吞吞吐吐。这也难怪,冉洞庭是一个很会造势的人,再说她以前的确也太信任他了,毕竟是自己一手把他培养起来的,就是知恩图报,他又能坏到哪去呢?!人心是最不可琢磨的东西,谁想到农村出来的那个苦孩子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还是他从小就有心机,而她恰恰给了他发挥潜能的机遇?!谁都害怕卷进是非的漩涡,这一点不能怪小霍,小霍需要过程,而她有的是耐心。她要让他感觉到她是信任他的,同时她也在观察他,判断他值不值得信任。所以,她有事没事带着小霍并不是无意识的,她有自己的想法。


他们在大门口碰上了凌晓丹,晓丹今天穿了一条深米色的细格短裙,皱折内是正点的朱红,所以人一走动才有隐红相伴,令她的秀腿更加迷人;她的上身是一件质地相当精良的白衬衣,领子立起,典雅中透着一股调皮。杜党生非常喜欢凌晓丹,一看就是有教养的女孩儿,内心早就赞同她与卓童的天设地造,所以每回见到晓丹都是眉开眼笑的。


他们看见卓童也穿了一身很正经的衣服站在会埸的门口,虽说很雅皮,但中规中矩完全不是他的风格。晓丹道,他还是穿得随便一点显得潇洒。


很败胃口,他身边站着一个风韵犹存的黑衣女人,卓童介绍说是莫眉女士,莫亿亿的妈妈。她当然极不愿意听到亿亿这个名字,卓童怎么还没跟她断掉?这很不复合他速热速冷的性格。


她无奈地把手伸过去,手板直直的,一下也没握。让她感觉出她的冷淡吧。抛开卓童的事不说,她也不喜欢艺人,装腔作势,矫情造作得很,谁知道他们的任何举动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永远也搞不清楚他们的真面目。这种人看上去很清高,骨子里要多俗有多俗,好不容易养了一个摇钱树的女儿,不把卓童榨干才怪呢!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决不会跟这种人攀上亲家,她们根本来自不同的星球。


本来极有神采的晓丹,眼中有了些许黯然,这是逃不过杜党生眼睛的。不过她什么也没说,只是用手搂住晓丹,很亲切的在莫眉的视野中离去。


这个活动看上去策划的很成功,来了不少有身份的人,据说新闻媒体就有80多家,现在的新闻媒体也太多了,简直成了公害。


往期:


浮华背后(一)

浮华背后(二)

浮华背后(三)

浮华背后(四)

浮华背后(五)

浮华背后(六)

浮华背后(七)

浮华背后(八)

浮华背后(九)

浮华背后(十)

浮华背后(十一)

浮华背后(十二)

浮华背后(十三) 

浮华背后(十四)

浮华背后(十五)

浮华背后(十六)

浮华背后(十七)

浮华背后(十八)



本文由开心聊情感整理,内容仅供参考,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图片来源图虫创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相关阅读